长春市传染病医院战“疫”梯队“换防”
来源:长春市传染病医院战“疫”梯队“换防”发稿时间:2020-04-04 14:36:13


杨占秋认为,Peter Antevy 发布的图片中IgG的横线颜色确实很淡,是否真的IgG阳性还需要通过酶标仪去检测,而不能肉眼判断。不过,对于留言者“无法区分新冠病毒和其他冠状病毒”的说法,杨占秋认为没有根据,因为新冠病毒抗体检测就是“用已知新冠病毒抗原来检测未知的抗体”,而非检测所有的冠状病毒,“就好像一条长矛,只配特定的一面盾。” 根据Peter Antevy提供的该检测工具的说明文档,该工具对IgG抗体的敏感性达到98.8%,特异性达到98.7%。

资料显示,Peter Antevy的专业是儿科急诊医学,同时他也是一家提供儿科急诊解决方案公司的创始人。他在推特发布的是一款快速检测工具的检测结果图片,图片显示,字母G旁边显示一条淡淡的横线(字母C的横线为颜色对照标准),这代表新型冠状病毒特异性IgG抗体呈阳性。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中提到,新型冠状病毒特异性IgM抗体多在发病3-5天后开始出现阳性,IgG抗体滴度恢复期较急性期有4倍及以上增高。杨占秋对《环球时报》记者解释,IgG抗体呈阳性说明至少在一个月以前就被感染过。

中国驻荷兰大使馆4月4日消息,4月3日,荷媒《共同日报》刊登对美国驻荷兰大使胡克斯特拉专访。胡在接受采访时公然污蔑中国,妄称中国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信息不透明、不全面,导致美国误判形势。该大使观点毫无根据,逻辑更是极其可笑。我馆撰文予以严厉驳斥,全文如下:

不过,也有网民提醒Peter Antevy:“也可能你在更近一段时间内成了一名无症状感染者”,Peter Antevy表示,也有这种可能性。杨占秋认为,他是否属于这种情况并不好说,但值得注意的是,“他表示自己当时的症状‘比流感更糟’。”

新冠病毒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在各国流行的?这个问题在杨占秋看来其实并不难找出答案,“只要将当时有疑似症状的人的血清样本拿出来进行检测就可以了。”杨占秋告诉记者,临床医生是否会保留病患的样本他不太清楚,但自己的研究团队经常会保留几十年的血清样本,“所以,从学术研究角度,我建议世界卫生组织牵头呼吁对更早有疑似症状的患者进行IgG抗体检测,确认他们是否曾感染过新冠病毒。”4月3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同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通电话。

针对一些质疑中方对欧援助意图的声音,王毅强调,中华民族是懂得感恩的民族,我们应欧方的需要提供帮助,是出于投桃报李的情义,出于国际人道主义精神,更是为了践行习近平主席倡导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中方从来不会在朋友有难时袖手旁观,更不会在伸出援手时夹杂私利。面对这场空前危机,各国应超越意识形态的异同,摆脱各种无端的猜忌,尤其是要避免将抗疫合作政治化。我们应共同发出团结一致、携手努力、共战疫情的正确信号。国家虽各不相同,但我们生活在一个地球村,是命运共同体。中方也愿同欧洲国家一道,帮助其他卫生体系脆弱的发展中国家尤其是非洲国家更有效应对疫情。

他还说,中国驱逐了一些美国记者,导致中国的疫情不能以客观透明的方式报道出去。难道全世界只能通过美国记者才能了解真相吗?要知道现在有500多位外国记者包括荷兰一些主要媒体的记者在中国常驻报道。其实他并不是不知道,中国要求几位美国记者离境是对美国不久前变相驱逐60名中国记者的对等措施,与疫情没有丝毫关系。

最让人感到滑稽的是,当被记者问到可以从中国经验中学到什么时,胡克斯特拉大使竟然回答:“可以让中国学习的是美国与欧洲如何合作应对这场危机。”好吧,中国愿意以谦虚的态度向世界各国学习。美国有不少好的东西值得我们学习,但肯定不包括胡克斯特拉大使。

如果美国真的不了解新冠疫情的严重性,为什么美国疾控中心于1月15日就发布关于新冠肺炎的警告?为什么1月25日宣布关闭驻武汉总领馆并撤出人员?为什么2月2日对所有中国公民及过去14天内到过中国的外国人关闭边境?要知道在采取这些措施的1个多月后,美国境内的疫情才开始大规模暴发。